潮汕圣地巡礼

来自inm中文维基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缘由

Pinyaoooo兄贵在2018年4月份月底和6月份中期在广东省揭阳市渔湖镇塘埔村及其周边地区,按照本篇出演地区进行对比拍摄,因为视频版圣地巡礼(av23837426)缺少补充说明,故在Wiki上编辑图文版圣地巡礼。

文件:环市东路.jpg
出现在一章OP的环市东路街景

环市东路

  • 本篇一章《古惑仔1塘埔桥之战》OP出现的路段,由该场景(左图右边蓝色的大门)可知。
  • 尚未进行拍摄,等下次再去拍罢(直球)。
  • 感谢百度地图的技术支持
文件:环市东路全景.jpg
该图来源于百度地图全景

塘埔大桥(榕东大桥)

文件:狂风营救出现的塘埔大桥.jpg
《狂风营救》出现的榕东大桥
  • 出现在本篇一章《古惑仔1塘埔桥之战》OP、正片(近景、远景),二章《古惑仔2三号滩事件》正片(远景),四章《打劫》(部分远景),五章《一不小心爱上你》(近景);新篇《五角钱》(近景、远景)《狂风营救》(远景)。
  • 该桥位于广东省揭阳市空港经济区东侧,横跨榕江北河,东连206国道,西与揭阳市区11号路相接,是空港经济区的“生命工程”,也是该市重点工程之一。大桥全长1246.2米,1994年3月破土动工,2000年底建成。2002年正式通车。(百度百科资料)
    文件:在塘埔大桥上俯瞰整个塘埔村.jpg
    在榕东大桥上俯瞰塘埔村 摄于2018/6/19
    文件:塘埔大桥远景.jpg
    榕东大桥远景 摄于2018/6/19
  • 榕东大桥西侧桥下正是塘埔官渡(古战场)所在地。

塘埔官渡(古战场)

  • 出现在本篇一章《古惑仔1塘埔桥之战》正片(近景);新篇《五角钱》(近景)。
  • 历史中的塘埔官渡是潮属唯一官府命名的津口,明清时是沟通郡邑的“官津”。据《揭阳县志》记载:“官渡塘埔渡,渔湖渡桃山界,往郡要津,河广渡迟,独客自郡回邑遇晚为所阻,旷野之间,时被劫夺,官府宜以时稽督之。”又《揭阳县志》(刘本)记:“塘埔渡在凤坡,乾隆四十二年投银五十两造官渡船一只,渡夫三名,每月给工食五钱,凡过往者不用渡费。”笔者读史有感,并拥有口碑材料,故曾叹咏之:“塘埔官渡历春秋,岁月沧桑系孤舟。风雨声咽催橹急,晨昏鸦噪令天愁。”勾划出一幅悲凉的荒野官津图。
    文件:塘埔官渡近景.jpg
    修缮前的塘埔官渡近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
    在远去的一个初冬,民族英雄林则徐操守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趋避之。”抱着为国一颗丹心,不顾身罹沉疴,夜过塘埔渡强往广西赴戎机。当夜天寒风啸,浊浪掀天,渡船剧烈颠簸,林则徐发高热大呕吐,病情危殆,天亮才上了西岸,在凤坡亭内少憩,塘埔村民闻讯奔走相告前往慰问请安。林则徐这时虽万分劳瘁,但仍笑容可掬地抚慰众乡民。林则徐至普宁洪阳后病况日笃,不久便在文昌阁谢世。噩耗传来,塘埔村民悲恸万分,一齐到渡口悼念这位伟人,追思他的音容笑貌。(百度百科资料)
    文件:修缮前的塘埔官渡.jpg
    修缮前的塘埔官渡 图片来源于网络
  • 到了近代,塘埔渡显得更是军旅要津,戎伍过往频繁,时常掠民船摆成浮桥,苦了一方船民害了一方百姓。当年南北军阀陈炯明、许崇智在此混战,拢散了渡口的“塘埔市”。制造“枪机案”,害得村民“走官兵”。1925年刘志陆部过于此。贺龙、叶挺的南昌起义军也曾路过此。抗日时期,烽火狼烟,日寇陷揭后,在渡口构巢筑据点,扼榕江控官道,奸淫烧杀,无恶不做,罄竹难书。1949年国民党胡琏兵团溃逃,也在此拉丁拉伕,乱枪流弹杀了人。在闭塞的旧中国,塘埔渡位置显要,渡务繁忙,因此渡口常掀波浪发鸣咽。
    文件:修缮后的塘埔官渡.JPG
    修缮后的塘埔官渡 摄于2018/6/19
    至清末民初,政区领域变迁,交通日趋方便,尤其是修建“揭安公路”之后,这里便成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了,只有江水悠悠,涛声依旧。“春光煦人意,善政暧民心”。1991年渔湖拓为“揭阳经济开放试验区”,奋力实现以工业为主体,融商贸、金融、旅游、交通运输于一体的基础设施配套完善。翌年在古津口建起“榕东大桥”,成为试验区的“东桥、西港、南渡、北路”四大门户之首,连接206国道。“掷地虹桥挑日月,彩凤凌空壮山河。”古迹新颜,前景无限。而今,再没有“渔湖路、塘埔渡”的哀叹了。为了使古迹免于湮没,1997年春,凤美塘埔村党政斥资修葺渡口,整饰旧亭碑,撰泐新碑记,述古颂今,启迪后人热爱家乡。(百度百科资料)
    文件:塘埔官渡.jpg
    一章出现的塘埔官渡
  • 作为敢死班的基地(大嘘),这里有过他们的足迹,而17年9月,塘埔村斥资200多万进行重修,大桥下再无飞沙走石、杂草丛生,便乘了一处旅游风景区,也是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。
  • 官 方 圣 地 巡 礼(揭阳民生热线)